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与民生并蒂花开

云南福彩 /2020-08-07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昂赛大峡谷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是三江源地区乃至整个青藏高原发育最完整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中国绿色时报8月7日报道(记者 孙鹏) 自2015年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以来,三江源这片美丽高原一直在答“两套题”,一套叫保生态,一套叫保民生。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位于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腹地,属国家“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区。在超过12万平方公里的园区内,分布着冰川雪山、江源河流、湖泊湿地、森林草原等多样的生态系统,有藏羚羊、雪豹、藏野驴、黑颈鹤等高原精灵,还有玛多、杂多、治多、曲麻莱4县的7.2万牧民。生态与人民都要守护。

  近年来,试点区通过实施生态修复工程、大力扶持牧区发展绿色产业、设置生态公益岗位、发放草原补奖资金、发展特许经营等措施,加快推进生态保护与脱贫攻坚,园区生态持续向好,牧区产业丰富多样,人民生活逐渐富裕。今年年初,园区4县全部退出贫困县序列。

  7月下旬,记者赴园区采访,只见水草丰美,牧民们喝着酥油茶,牧马放歌,在蓝天碧草间享受着美好生活。

  集体经济释放红利

  长江源园区曲麻莱县巴干乡嘎朵觉悟山脚下,是一片美丽的麻秀草原,草原上大小湖泊、水泽犹如夜空中的点点繁星。

  2014年以前,麻秀村的牧民过着逐水草而居、靠天吃饭的生活,各牧业社仍处于无路、无水、无电的“三无”地区,住房、医疗、教育更是得不到保障。2016年,麻秀村被划为省定贫困村,村中191户577人处于国定贫困线以下,贫困发生率50%以上。

  “穷帽子必须得摘掉。”麻秀村党支部书记仁青多杰站了出来。通过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他带领村民开拓了一条致富路,5年时间里,将村民的人均年收入从不到2000元提高到6000元,实现全村整体脱贫。

  文化程度并不高的仁青多杰,靠两个制胜法宝:一是“学”,只要是对群众有用的、有利于村上办事的,不管是人和事,就是他学习和推崇的目标。二是“闯”,在保护生态的基础上,凡是适用于本村实际的政策,都去争取,凡能够帮助大家增收的产业,都可以尝试,别的牧区有好的经验,都可以复制。

  首先着眼牧区产业。2015年,麻秀村成立畜牧业合作社,利用扶贫产业基金购买牦牛,为保护草地,牦牛数量每年都控制在200头。合作社通过流转无畜户草地、雇用贫困户放牧、销售畜产品年底分红等方式,帮助村民增收。此外,村里还在县城扶贫产业街开设畜产品加工厂,收购牛羊绒毛、肉、奶制品加工售卖。变废为宝,收购冻死、摔死的牛羊制作标本,远销北京、上海等地。

  2015年,依靠州帮扶单位帮扶资金50万元,麻秀村加油站正式投产运行,当年收益15万元。2017年,麻秀村运输公司正式运营,年收益15万元。2018年,村里在县城开了麻秀宾馆,每年收益10余万元……产业做大,资金充裕,藏袍加工厂、食品厂、手工艺品加工厂也先后开办起来。

  集体经济还利、造福于集体。麻秀村的公司、加工厂率先聘用本村贫困户,为他们带来每月1500-3000元不等的收入。除了每年都给村民分红外,村民的医疗、养老保险由村集体统一上缴。生病的村民,由村里出资送往县城或州上治疗。孤寡老人由村子送往乡敬老院统一出资赡养……

  生态移民实现双赢

  为保护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2005年,我国投资75亿元实施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一期工程,生态移民是此项工程中重要内容之一,规划确定生态移民任务1万户5.6万人,到2012年,移民工作全部完成。

  位于治多县索加乡的莫曲村是移民村之一。莫曲村位于长江源生态保护核心区,距离县城近200公里,2007年,该村部分草地禁牧,277户禁牧区牧民搬迁至距县城5公里的省道边。

  搬到“莫曲新村”后,开周的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开周家之前一直过着游牧生活,住黑白帐篷,用电难、吃水难。如今,一家4口住进了【云南福彩】修建的7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还有一个大院子,家里通了电和网络,打了一眼深水井。

  “搬迁前大女儿刚两岁,我很发愁她未来上学问题。”开周说,如今两个孩子都在县城上学,校车直接在新村口接送。看病、购物也方便,村里还设了快递点。

  收入也大幅度增加。之前家里有20多头牦牛,每年收入不足两万元。如今,移民工程补贴每人每年4908元,退牧还草补助每年1万余元,两个孩子享受发改委的补贴每人每年5000元,再算上生态管护员工资及村集体经济分红,总共能拿到7万元。

  治多县【云南福彩】还在新村周边建设了扶贫产业园,开办了手工炒面加工厂、帐篷厂、馍馍店、洗车行等,免费培训,让从前只会与牛羊打交道的牧民学会了新的挣钱门路。依托良好的政策和各种富农产业,去年年底,莫曲全村脱了贫。

  “近几年偶尔会开车回草场转转,草山上的草长得特别好,盛草期能有膝盖那么高。”开周说,他时常能看见成群的藏野驴和白唇鹿在草原上奔跑,禁牧前很少见到。

  小窗口带动大经济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在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之外,还在尝试探索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问题。”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任永禄介绍,园区正在积极拓宽农牧民增收渠道,鼓励引导并扶持牧民从事公园生态体验、环境教育服务等工作,使他们在参与生态保护、公园管理中获得稳定长效收益。

  2019年,经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批准,杂多县昂赛乡开始探索特许经营模式。

  湍急的澜沧江在昂赛乡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形成了风景壮丽的昂赛大峡谷,这条峡谷是三江源区域甚至是青藏高原发育最完整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此外,昂赛乡还因境内频现雪豹踪迹而被誉为“ 雪豹之乡 ”。

  经主管部门批准,昂赛乡年都村成立了雪豹观察合作社,开展自然体验特许经营。【云南福彩】帮助培训了该村22户牧民成为生态向导,他们按照抽签顺序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自然体验者,收益的45%归牧民示范户,45%返回到村集体用于公共事务,剩下的10%属于村级保护基金,专门用于村级的生态环境保护事务。

  2019年,澜沧江源园区开展的昂赛大峡谷生态体验特许经营项目,共接待国内外生态体验团队98个,体验访客302人次,经营收入101万元。

  “打开一个窗口,让良好生态产品逐渐带动本地人致富。”黄河源园区国家公园管委会专职副主任甘学斌介绍,今年8月,黄河源园区也将迎来第一个特许经营、制度化运营的生态体验和自然教育项目。

  该项目以牧民持股的特许经营企业——玛多云享自然文旅有限公司为基础,依照国家公园特许经营的有关规定,在几个区域建立体验营地,每个营地设12张床位,并设计了提前预约、科学导赏、规定线路和时间、牧民参与等的沉浸式国家公园自然教育业态,在5-7天的行程中,让探访黄河源的游客能真正融入青藏高原的自然圣境。

  据了解,访客接待带来的收入中,60%-70%会当月返回给提供服务的社区合作社和牧民,原住民在获得生态管护员工资外,还能分享到更多生态红利。